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 娱乐新闻 > 瑞典王国版和美版,那部影片自身是该打五星照

原标题:瑞典王国版和美版,那部影片自身是该打五星照

浏览次数:134 时间:2019-10-04

(如题,所以三星最折中,先给了再说)

和米粒、D君合译的字幕:http://www.douban.com/note/197327157/

我直接忽略前几年大获成功的瑞典版千禧年三部曲,因为大卫·芬奇版《龙纹身的女孩》又不是瑞典电影的翻版,我感兴趣的只有它和它的原著斯蒂格·拉森的千禧年三部曲第一本《龙纹身的女孩》之间的联系。

读了原著,又看了两版电影版,发现有许多的差别,两版电影都对原著进行了改编,鄙人不才,来对比一下几版的不同。

斯蒂格·拉森的小说《龙纹身的女孩》我更愿意这样来形容。作者拉森身为如他自己笔下的布隆韦斯特一样的职业记者,致力揭发社会的非正义,对恶势力穷追猛打,甚至受到过各种各样的死亡威胁。从记者转行成小说家的成功案例近在眼前的就有意大利的奥里亚娜·法拉奇。我们知道法拉奇身为记者,永远具有她的女性视角和女性主张,而她的最著名的小说《人》我们可以认为是她把她写在新闻稿里面的主张用一个虚构的故事给讲出来。而斯蒂格·拉森同样如此。全世界的“龙纹身”粉丝在知道这部小说时,它的作者就已经离开人世了。所以拉森本人的传奇性始终弥漫在它的千禧年三部曲的宣传中。所以,我们通过一些宣传,第一次听说了《龙纹身的女孩》及其续作,第一次听说了斯蒂格·拉森这位已故作家,我们第一次了解这本书和它的作者就是通过这样的宣传语:他笔下的“小侦探”布隆韦斯特是他“明显带有自传性”的角色。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布隆韦斯特这个角色在这个故事中说出来的话、那些可以有预见性的行为,全部是作者拉森本人的立场。

首先说原著。原著的叙事手法运用了双线叙事,一边是布隆维斯特对海莉之死的调查,一边是莎兰德的生活以及对布隆维斯特的调查,原著作为三部曲之首,展开很慢,在书的近三分之二篇幅处两位主角才正式碰面,合作揭开了海莉之谜,并最终解决了温纳斯壮腐败案件。自两位主角见面之后的剧情可谓急转直下,揭秘又快又狠,篇幅很小。同时,书还囊括了当时的瑞典金融现状,以及布隆维斯特试图揭露温纳斯壮金融腐败却反遭起诉的案件,以莎兰德的角度披露瑞典女性被暴力虐待的不堪现状。书可以说是囊括了犯罪、政治、新闻等众多因素,用悬疑的线索串起作者的社会关注点。不惜笔力的“社会派”的现实主义批判,使这本书充满了人文关怀,这也是书获得较高声誉的原因。

这样,我们就不难看出《龙纹身的女孩》及“千禧年三部曲”为何会在当今文坛横空出世。首先他描写了一个“风流倜傥的报社著名记者和他的90后非主流女助手在艰苦且危险的环境下查案子”的故事。这种搭配让故事看起来“酷毙了”,也会让读者们料到里面必定会有一些儿女情长的成分(怎么可能有作者笨到编一个“侦探和他的女助手的故事”的时候不让他们边工作边交往呢?)。主人公的设置是经典剧的搭配,每年每月甚至每天,侦探小说家们都在批量生产这种故事,可是《龙纹身的女孩》有何德何能可以从这些侦探故事中脱颖而出甚至跳到“亚马逊kindle下载电子书首个超过100万次”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境界呢?这部书本身已经回答了我们:对罪恶的揭露、正义感、对更耸人听闻的罪恶的揭露、正义感、对闻所未闻想也想不到的罪恶的揭露,以及,让你闻所未闻、想也想不到的正义感。

再来看瑞典版,瑞典版几乎删除了书中百分之40的内容。细节刻画与不重要的人物直接删除,布隆维斯特与温纳斯壮的对决一笔带过。电影将中心还是放在寻找海莉的悬念上。不仅如此,瑞典版还修改了原著中多处重要的情节,这在下文中会一一指出。因此瑞典版的翻拍更加注重了悬念的设置,却忽略了重要的原著的精髓:对社会现实进行深刻鞭笞。

《龙纹身的女孩》的整条叙事的行进过程,就是展露罪恶和展示正义的过程。主人公布隆韦斯特因为正义感要告发“瑞典的赖总”温纳斯壮——被倒打一耙;范耶尔家族的漂亮闺女海莉被杀了——凶手还是自己家族里面的人;莎兰德在社会中处于边缘,关键是她这么年轻——被政府指派的监护人勒索强暴。这都是这个故事在一开始展示给我们的“这个世界的罪恶”。布隆韦斯特不灰心不气馁越挫越勇迎难而上——就算法律判了我,我仍然完全地站在温纳斯壮的对立面,所以我接了亨利·范耶尔的案子(读者不得不承认,布隆韦斯特肯接受调查海莉的案子,他主要的动机是推倒温纳斯壮而不是对失踪的海莉和着急的亨利心生怜悯);老迈的亨利·范耶尔对40年前的侄女被杀案始终耿耿于怀,四十年来没有一天放松对凶手的追查(读者也不得不承认,亨利·范耶尔四十年如一日地要侦破这个案子,不是他对侄女海莉的亲情,而是他对凶手的痛恨),没有追查到凶手,他绝不舍得死;莎兰德被比尔曼律师侮辱与损害后,坚决地以牙还牙加倍地报复。故事刚开始不久,虽然我们的主人公们仍然处在迷惘与困顿中,但我们已经明显地感到了强而又强的“邪不压正”。

而芬奇的版本,于保留小说的内容无疑优于瑞典版,原著中大量细节都被原封不动地搬到了银幕上,不仅保留了布隆维斯特和温纳斯壮的案件始末,以及用非常帅气的高速剪辑把莎兰德最后巧妙斗败温纳斯壮的智勇双全一展无遗。剧情上虽然有几处改动,但是却是为电影服务,剔除了冗长的关于温纳斯壮开皮包公司诈骗政府资金的金融故事的铺陈,布隆维斯特作为自由记者对金融腐败抨击也相对弱化,亨利范耶尔对于范耶尔家族的庞杂陈述也大量简化,电影反倒是将布隆维斯特和莎兰德的感情线凸现出来,为故事增添了一点浪漫情节。芬奇续用了《社交网络》中的那高速的剪辑、紧张的渐进式回响配乐,气氛营造十分高妙,观影过程让人目不暇接,故事讲述得扣人心弦、满满当当,总体来说的确是非常成功的改编。

在布隆韦斯特和莎兰德汇合以后(《龙纹身的女孩》里面男女主角半本书的时间都没有见面这其实不算什么煎熬。《玩火的女孩》里面整本书600多页布隆韦斯特和莎兰德在最后一页最后一行才见面。《1Q84》整个三本书,天吾和青豆在第三本的倒数第二章才见面),男女主角的能力前面已经铺垫够了,协同查案的话当然事半功倍(当然了,不光事半功倍,还没耽误上床),很快就查到了更深层的秘密,也就是更令人发指的罪恶(在这里不剧透)。然后呢,罪恶随着主人公们的追查被放到了最大化,罪恶到了顶峰,事实丑恶却又真实地把你快要弄吐了的时候——呯!高尔夫球杆抡到脸上了。嘭!车子爆炸了!一切罪恶都game over,所有滔天罪行被公之于众,火光中是我们主人公坚毅的眼神:这是正义将罪恶斩于马下的快意恩仇。

三版的具体对比和区别如下:

大卫·芬奇版《龙纹身的女孩》:

1:首先在选角上,美版布隆维斯特和莎兰德的选角都很不错,克雷格符合布隆维斯特的外型要求,当过兵、有魅力,完胜瑞典版。鲁妮-·玛拉和瑞典版的劳米·拉佩斯各有千秋,但是鲁妮-·玛拉在外型上更符合原著,毕竟原著中她身高只有1米55。而范耶尔的选角美版也完胜瑞典版,因为根据原著,他是个很瘦很高但矍铄的老人,瑞典版的显然不太符合。此外几个小配角如毕尔曼那个变态监护人、瘟疫等人的选角我倒觉得瑞典版的选择更符合原著,但是毕竟是配角,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丹尿·克雷格的布隆韦斯特。布隆韦斯特在原著中的位置说尴尬也尴尬:书名就叫做龙纹身的“女孩”了,读者在翻开第一页,谁还都不认识的时候,他/她起码也知道“我手里这本书是讲一个女孩儿的”。布隆韦斯特这个角色在故事中占了很大的戏份,但读者到拉森本人都清楚“这本书主要不是讲他”。所以我们会看到布隆韦斯特是一个长得极英俊、有风度、会打扮、善于社交的公众人物。拉森写布隆韦斯特的帅有这几点:知识分子身份、随时随地富有幽默感、稳重、虽然年过中年却更增添了吸引不同年龄段女性的成熟男子魅力、运气一直不太好、有时很可爱。我们可以认为布隆韦斯特比丹·布朗的罗伯特·兰登教授更加气质迷人而且确实面相上也更帅。所以布隆韦斯特在原著小说中和很多女人上过床,十足全年龄段杀手。他是自己上司的情人,他和范耶尔家族的风韵犹存的被调查对象上过床,他和自己的女助手上过床并且成了情人,他和自己要救助的女受害者最后也上了床。布隆韦斯特这个角色其实完全不是我们简单说来的“不会武功的007”,他并不是丹尿·克雷格的另一个“铁汉温柔”的角色。布隆韦斯特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文人小资:情人多来者不拒、收养流浪猫咪、工作内容就是“去一个个受访者家里喝一杯又一杯的咖啡”(原著这么写的)、在树林里发呆被坏人打黑枪擦破头皮缝针还嗷嗷叫、偷偷摸进嫌疑人家里、被发现后逃跑时都要摔一跤。布隆韦斯特在和莎兰德汇合前,拉森一直在渲染他的英明神武和风流倜傥。莎兰德接受这个案子后,布隆韦斯特立刻变得笨手笨脚、坏运气和“还没有莎兰德爷们儿”。拉森明确地告诉你了:莎兰德才是主角,布隆韦斯特也只是为了衬托莎兰德这个人物的光辉伟大。

2:书中详细介绍了温纳斯壮开皮包公司诈骗政府资金的始末,也交代了布隆维斯特听取了一位友人的建议而大胆撰文发表却遭到暗算的细节,瑞典版和芬奇版都将这段大刀阔斧地删减了。

从人物的位置出发,我认为,丹尿·克雷格还是圆满完成了饰演布隆韦斯特的任务。这个角色的正义感当然不必再提了,他演出来了(当然了,他长得就很正义~~);这个角色的文人气质他也演出来了,在寒冷的小屋里面取暖,丹尿·克雷格在本片里面从始至终都把“我的妈呀,好冷呀”演得入木三分;莎兰德过来以后,布隆韦斯特的感情线索其实不很好掌握,绝对没有“哇呀呀,我爱上她啦!”那种表现得很明显的对莎兰德的感情,却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咱们既然来电了,那就上个床好啦,这才是现代男女的正常交往方式嘛”的大帅哥本质,本片无论是特写镜头还是镜头扫过,对人物表情的下笔已经够多的了,丹尿·克雷格在这方面拿捏得很好;在布隆韦斯特走背运的时候——在林子里散步中枪,逃跑时候滑倒,要不是莎兰德来救他早就挂了,在莎兰德这个角色被刻画得越来越牛逼的同时,牺牲的是布隆韦斯特的大男人的成功形象——可这个“正义斗士、罪恶的死敌”的英伟的形象滑落到陪衬莎兰德的时候,丹尿·克雷格演出了布隆威斯特在莎兰德这个岁数比自己小一代人的女强人面前的“乖”,以及恰到好处的笨手笨脚。虽然《玩火的女孩》最后布隆韦斯特也救了莎兰德一命,《直捣蜂窝的女孩》一开始布隆韦斯特一直和头痛和“整整两天没睡觉”作斗争,但这个角色仍然不是《虎胆龙威》里的麦卡伦,他不会在解决了敌人后说一句纯爷们儿的"Yippee-Ki-Yay motherf%&ker!",布隆韦斯特有他强大的正义感和勇气,但这个角色是一个柔性、甚至阴性的男人,丹尿·克雷格光荣地完成了他的使命:我在他诠释的布隆韦斯特身上没有看到任何007的影子。只要他没把布隆韦斯特演成007,他的外形是我心目中最适合布隆韦斯特的,他成功了。

3:书中布隆维斯特是被判罚三个月的牢狱之灾加上十五万克朗的损害赔偿,瑞典版保留了牢狱之灾,美版则为了缩短时间线将牢狱之灾免除,并将罚款数额增倍,直接增至60万克朗。

·鲁尼·马拉的莎兰德:
布隆韦斯特是怎样牺牲形象为了成全莎兰德这个角色的,我已经说了。斯蒂格·拉森的重头戏就是莎兰德。他的小说成功是因为莎兰德,他的死也是因为莎兰德。因为他把自己变成了莎兰德。宣传语一直说布隆韦斯特才是带有自传成分的拉森他自己,但我认为莎兰德这个复仇女神的形象,才是拉森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所担当的。简单说来,拉森塑造了一个“美女!你真爷们儿!”的形象,莎兰德叛逆、朋克打扮、高智商、对上一代“理解起来需要费一些时间的东西”统统玩儿得很转(片子有一个笑点,布隆韦斯特笨手笨脚地用苹果本儿打开图片,离开被身旁身为90后的莎兰德严重鄙视)、朋友不多、深居浅出、所做的所有事全凭主观意愿,莎兰德这个角色简直可以被我称之为现代年轻人的代言人,因为她完美地表现出了什么叫“极端自我”。

4:书中布隆维斯特第一次接到弗洛德的电话他身在办公室,而美版布隆维斯特是在家里的圣诞派对接到电话的,插入了Nokia的小铃声以及对布隆维斯特的家庭和女儿有信仰的描述,公开了布隆维斯特有家室还和爱莉卡保持长期肉体关系的恋情,这一片段将原著中的几处描写合在了一处,而瑞典版则没有把这个偷情关系表达出来。

拉森在原著中大概这样形容莎兰德:高颧骨,细眉毛细眼睛,长得像亚洲人,肤色苍白,瘦巴巴的平胸,一身朋克打扮,对身边的人始终保持戒备心理,绝不会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影片中莎兰德第一次出场便给我们一种很强烈的她“与别人的隔阂感”,阿曼斯基是莎兰德的上司,英俊、随和,而且在生活中对她温暖如父亲,莎兰德却对其表示出“老娘永远也不会相信你”的表情。其实鲁尼·马拉饰演的莎兰德,这种“老娘永远也不会相信你,把老娘惹火了,老娘就干死你!”的表情从始至终挂在脸上,抛开身材和化妆不说,这种表情对于诠释莎兰德来说,我是十二分满意的。但是我心目中的原著里的莎兰德,永远是在情节的抽丝剥茧中逐渐逐渐完善的一个丰满立体的给我强烈印象的形象。莎兰德对他人永远保持戒备,永远不会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们可以认为莎兰德是一个有性格障碍的人,一个偏执的、甚至冷酷的人。没有握手,没有寒暄,什么话说完就完,你再烦老娘就干死你。我们知道这些都是现代年轻人的典型“臭毛病”——不会把心向别人敞开,太自我。但当情节把莎兰德这样一个再个性不过的人扔到一个充斥着深深第罪恶的环境里的时候,我们离开看到莎兰德变得不一样,她的正义感被唤醒了,在罪恶和丑陋面前,她就是一个完全不近人情的、冷酷的正义所在。她就是道德,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正义女神的化身。

5:书中的范耶尔陈述海莉事件的时候告诉布隆维斯特其实海莉在他小时候照顾过他,但是布隆维斯特那时候太小,不记得了。瑞典版直接设定为布隆维斯特不仅记得海莉,还对海莉葆有感情。而美版的设定则是直接将这段删除,布隆维斯特寻找海莉的原因只是好奇心和利益驱动。

所以我对《龙纹身的女孩》的小说原著评价也就随之产生了:在不考虑叙事方法和描写、文笔的前提下,单单说斯蒂格·拉森在他的小说中塑造的这个人物有多么成功,我认为莎兰德这个形象已经被载入人类文艺的史册了。就这个形象所取得的成功,我可以大胆地寓言一下,在未来,莎兰德这个形象会获得和哪些人物并驾齐驱的资格呢?我想想,茶花女,包法利夫人,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安娜·卡列宁娜。

6:范耶尔对他的家族进行了十分细致的陈述,并引入数十位嫌疑人,家谱繁之又繁。瑞典版和芬奇版都对这进行了删减。但芬奇版对于布隆维斯特整理范耶尔家族家谱的照片墙给了更多特写,几位疑犯也在故事陈述过程中慢慢揭秘,显得更加扣人心弦。

所以呢,在我心目中,莎兰德这个角色根本不是“鲁尼·马拉能否演得好”的问题,而是文学中的形象能否被电影成功地形象化的问题。鲁尼·马拉的表演并没有瑞典版劳米·拉佩斯的“痞”劲儿,但她的表情和眼神让我有幸领略了一下“莎兰德真人”的风采。但也仅此为止。鲁尼·马拉扮演这个角色已经十分十分又十分地努力了,但她扮演的莎兰德成为不了影史上的经典角色,甚至成为不了鲁尼·马拉演艺生涯中所饰演的最成功的角色,不是她的错。

7:书中描述了莎兰德的上司阿曼斯基对莎兰德的复杂感情,瑞典版直接剔除,芬奇版进行了简化,以阿曼斯基之口直接陈述出来,并暗示莎兰德的经历很坎坷,而瑞典版直接把莎兰德童年弑父的经历演出来了。

· 大卫·芬奇叔。前面总结过,莎兰德是“没有握手,没有寒暄,什么话说完就完,你再烦老娘就干死你”的一个人。同样的,内容驳杂庞大的《龙纹身的女孩》同样也是这样的一部电影。影片中布隆韦斯特采访过的人少说也妥妥地超过30人,再加上千禧年主编,温纳斯壮,布隆韦斯特老婆闺女,范耶尔家族全家老小,酒店、银行、机场、警察局等等部门的工作人员,这一大堆一大堆的人物里面,如果少说一个,要不故事讲不成,要不人物性格不圆满,这样一部出场人物众多的驳杂的巨著摆在你面前,你必须在把这些人和事儿都讲全乎儿的前提下,让影片时间不超过十小时。所以这件艰巨的任务交到芬奇叔手里就好办了。快刀斩乱麻的凌厉的剪辑加上九寸钉的电拍子配乐,七嗤咔嚓地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讲完了本来十个小时才能讲完的事儿。布隆韦斯特刚买烟,售货员刚把烟拿到柜台上,眼睛还没眨一下儿,布隆韦斯特都站大街开始抽上了;案卷资料里的关键词刚在布隆韦斯特的眼睛里面闪一下光,眼睛又还没眨一下,布隆韦斯特都已经飞到其他国家下了出租车正往写字楼大厅里走了。整部片子就这么七嗤咔嚓、七嗤咔嚓、七嗤咔嚓,再加上九寸钉的一些“紫牛紫牛”和“滋滋滋滋”和“嘶嘶嘶嘶”、“嗖嗖嗖嗖”的配乐,这么大的一个故事,两个半小时,稀里哗啦地就给你讲完了。芬奇叔威武。

8:莎兰德电脑坏掉,书中说是因为别人倒车压坏的,而她在地铁站里的事则只是有个乘客摸了她的头,她痛踢了那个人。瑞典版改为电脑是她在地铁站里与人争端弄坏的,同时增加了地铁站莎兰德与几个痞子的恶斗,以显示莎兰德的极端个性,芬奇版改成了莎兰德的电脑被抢,她机智地抢了回来,以显示莎兰德的智慧果敢。

·莎兰德的黑客朋友——胖子“瘟疫”,赫然穿了一件九寸钉的背心儿。芬奇叔和雷兹诺叔赤果果的基情。

9:原著中,基本到三分之二的篇幅莎兰德才和布隆维斯特真正见面。瑞典版让莎兰德在监视布隆维斯特的时候就频频现身,而后来又安排莎兰德主动帮布隆维斯特解决了日记里的五个数字串的谜题,莎兰德戏份陡增。芬奇版则更符合原著,谜题由布隆维斯特的女儿提示,由他自己揭开。但是美版的设定是,莎兰德为布隆维斯特指出游客也拍到过海莉,而非原著中布隆维斯特自己发现的。

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瑞典王国版和美版,那部影片自身是该打五星照

关键词:

上一篇:渡过前半段的小修小补

下一篇:没有捷径,Education背面的真实故事